<button id="frxu4"></button>

  • 貴州信息港   貴州人物   安龍布依傳奇人物王囊仙

    資訊

    安龍布依傳奇人物王囊仙

    時間:2012/11/21 來源:網絡 作者:網絡

    安龍布依傳奇人物王囊仙 

     

    在貴州省十大魅力風景名勝區招堤上,有一座布依女銅像,這就是在安龍歷史上有著傳奇色彩的布依女英雄王囊仙的雕像。

    春夏之交,走進招堤,荷塘中的嫩綠荷葉紛紛露水面,岸邊楊柳隨風輕舞,在一排排柳樹綽約多姿的身影中,高大的王囊仙銅像巍然屹立,兩眼堅毅的望向前方,一手緊握寶劍,一手向上揮動,仿佛又把人帶到了那一段她帶領布依人民反抗清庭的戰爭歲月。

    王囊仙,名王阿從。1797年正月(清嘉慶元年),清政府的殘暴統治,激發了同南籠布依族人民的矛盾,在王囊仙、韋朝元等人的領導下,布依族人民揭竿而起,打響了反抗清政府的戰爭。各地人民紛紛起義響應,短短幾個月,義軍發展到數萬人,攻占了今冊亨、普安、興義、貞豐、關嶺等地,軍威大震,兵鋒直指貴陽。清庭驚恐,調云貴總督羅寶率兩省之兵進行鎮壓。王囊仙、韋朝元率義軍英勇抗擊,雖重創清兵,但起義終因力量懸殊而以失敗告終。王囊仙等幾位領袖人物于嘉慶二年十二月初七(公元1797年12月24日)被押往北京殺害。起義雖然只有短短一年的時間,卻充分表明了布依人民反抗暴戾,追求新生活的精神,有力地動搖了清政府的統治根基。王囊仙犧牲后,人們在她的家鄉建了一座白廟。1988年,在貴州省布依學會的倡議下,州、縣政府和各界人士共同捐資,請安龍籍四川美院的王大同教授設計在招堤建造了這座銅像。

    而關于王囊仙,在安龍的民間,還有猶如“灑豆成兵”等一些神奇傳說,這些更為這位布依女增添了傳奇色彩。

    百科資料

    王囊仙 (1777—1797),女,布依族,本名王阿崇(又作阿從),自幼習武,能以巫術為人治病,以宗教形式組織布依族人民起義,民間稱為囊仙(布依語,意為仙姑);嘉慶二年正月初五(1797年)起事,號稱皇仙娘娘,其軍最多時達數十萬眾,義軍先后攻下普坪、貞豐、興仁、興義,直撲紫云、長順、織金等地,各地的布依族、苗族、彝族人民紛紛揭竿而起,直指省城貴陽;清廷派大軍鎮壓,使布依軍漸陷困境,逐步退守;攻陷布依軍根據地,生擒王囊仙等;用囚車押送北京,于農歷十一月初七(1797年12月24日)將王囊仙凌遲處死,時年僅二十歲。

     

    人物生平

          王囊仙  清朝貴州省地圖(1777—1797),原名王阿從,生于南籠府(今貴州省興義市安龍縣)城南鄉洞灑寨,其平時用草藥治病,深受百姓尊重,人稱為“囊仙”,意即“仙姑”。
    清朝統治者在貴州推行“改土歸流”政策后,加劇了階級剝削和民族壓迫[1];清代官吏、地主、高利貸者紛紛進入布依族居住地區,與當地農村中的土目、亭目、把事勾結起來共同剝削、壓迫農民,霸占了大量土地的土司,不僅強迫農民種靠“印田”,而且平時要強迫農民為其服各種勞役,以供其婚喪、宴客、住、行及一切吃喝玩樂使用。封建地主、官吏、甚至差役兵士也利用一切機會敲榨勒索人民,連穿民族服裝也被指為“違制”而受罰。
    在殘酷剝削之下,清嘉慶二年(1797),暴發了以布依族為主體,有苗、漢各族人民參加的反清起義——南籠布依族起義——起義斗爭歷時8個月,震驚清廷,是清朝黔西南一次震動面大,影響深遠的農民革命斗爭。
    乾隆六十年(1795),南籠鎮總兵花連布率鎮軍前往鎮壓石柳鄧在松桃發動的起義,南籠防守空虛,王囊仙、韋朝元便伺機策劃起義;次年(1796)冬,以木刻為信號輾轉通知各地群眾到洞灑、當丈集中,布依族農民“翕然從之”,苗、漢、彝族貧苦農民也紛紛趕來響應,兩寨陸續聚集了數千人,公推王囊仙、韋朝元為首領,同時建立組織,按軍、政、巫三類給予封號和職銜,接著在洞灑、當丈兩寨修木柵、石城,又聚集糧草、器械,由府城合家投入義軍的漢人桑鴻升任主謀軍師并起草文告,部署起義。
    嘉慶二年(1797)正月初,韋朝元命府屬北鄉馬房寨的黃抱良(大王公)領先起事,黃在北鄉殺塘兵,點燃了起義的烽火,起義爆發的當夜攻下普坪,切斷了南籠官兵北逃的去路,翌日,義軍迫近南籠城郊,包圍府城,知府曹廷奎驚惶失措,觸楹柱而死;因守城官兵人數不多,府經歷(官名,知府的助手之一)金淳、把總楊文海急調鄉勇入城據守,由于城池堅固,官軍器械精良,加之憑借有利地形,居高臨下,并用大炮轟擊,義軍雖勇猛攻堅,用火把城門上的鐵皮都燒紅了,仍攻不下。在圍城戰斗中,大王公頭部中彈陣亡。
    南籠起義后,府屬之永豐州、普安、冊亨、新城、黃草壩、捧鲊城皆被起義軍包圍,安順府之永寧州(今花江)、歸化廳(今紫云)及貴陽府之廣順州、長寨廳(今長順)、定番(今惠水)、大定府之威寧州(今威寧)、黔西州(今黔西)、平遠州(今織金)等地的布依、苗、彝各族農民也揭竿而起,響應起義。義軍各圍其城,“儲城告警”,清朝駐軍一片慌亂,義軍一時風起云涌發展到數萬之眾。
    義軍聲威震驚了清廷,嘉慶皇帝恐貴州巡撫馮光熊“一人照料難周”,特命正在銅仁鎮壓農民起義的云貴總督勒保“輕騎減從,馳赴南籠”,又命珠隆阿、張玉龍等將領帶兵“前赴南籠,星速剿捕”。各處義軍與勒保等帶領的官軍進行了長達數月的浴血奮戰,紛紛失利。嘉慶二年8月15日,勒保調齊各處鎮軍圍剿洞灑、當丈兩寨。義軍奮起抵抗,揮舞大刀、長矛與敵展開肉搏。兩寨皆被攻破,義軍點燃沖天烈火,紛紛投入火海。
    王囊仙、韋朝元精疲力竭,在烈焰中被俘,后與王化明、韋抱堵共四名義軍首領被押解到京城凌遲處死,桑鴻升等大小首領及義軍被勒保就地“全行斬決”。義軍村寨成片成片變成廢墟,白骨隨處可見,百業凋蔽;此后,嘉慶清廷將南籠改名為興義府,把義軍的各式武器運往貴陽,鑄成一根大鐵柱,樹立于貴陽甲秀樓旁。
    【相關內容】:

    貴州信息港推薦

    貴州網址導航
    貴州便民助手
    休閑
    中國網址大全
    看看B官网